欢迎您进入海美缘婚恋网![免费注册] 海量优秀单身等你来牵手
收藏网站|设为首页


     400-696-9355
     0731-8223-3260
     举报电话:0731-85126622
  • 性别:
  • 年龄:
  • 至:
  • 地区:
  • 有照片
  • 在线留言

    昵称

    性别

    男    

    电话

    QQ/微信

    婚姻状况

    留言内容

    联系我们
  • 电话:0731-85316846
  • 手机:0731-8223-3260
  • 地址: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区东塘东海华嘉园办公楼四栋一单元0401;
  • 新闻中心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资讯 >

    高攀的前妻与低配的现任:饱受争议的两段婚姻带给他什么?

      时间:2020-01-17  发布人:admin  点击次数:79

    高攀的前妻与低配的现任:饱受争议的两段婚姻带给他什么?

    静云婵 今天
     

    以下文章来源于灵魂有香气的女子 ,作者紫宸

     

    来源:灵魂有香气的女子
     

    什么是嫁对人和娶对人?这篇文章中有非常朴素和真诚的理解。在中国人的概念中,农历新年才是一年真正的开始,在这个迎来送往的季节中,我们可以用更长远的眼光,看待身边的各种关系。

     

     
     
    最近有个人很火,在抖音上露脸打了个招呼,点赞就超过51万。
     
    他两段婚姻的争议度,也丝毫不亚于他的人生起伏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这个人叫陆步轩。
     
    很多年轻香蜜可能觉得陌生,但若说起“北大毕业生卖猪肉”,相信你一定在很多新闻中看见过。去年猪肉价格暴涨的那段时间,他还上了一波热搜。
     
    陆步轩曾经是轰动一个时代的名人。
     
     
    回溯到1985年,出身贫寒的陕西男生陆步轩以高出录取线120多分的成绩成为县城文科状元,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,成了人们眼里的天之骄子。
     
    但命运总不肯按常理出牌。北大毕业后,他就尝到“我太难了”的滋味。被分配到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厂,又借调到县计经委,先当秘书,又停薪留职,开办色纸厂、化工厂、装修公司……什么都做过。
     
    28岁时,陆步轩经人介绍,终于有了女朋友,准备结婚了。
     
    女友很漂亮,他描述她“身材高挑、唇红齿白、清纯可爱”。为了不委屈姑娘,陆步轩花光了所有积蓄,不惜找亲友借债,金银首饰、进口家电全部买齐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虽然如此,小夫妻还是为了钱闹过一次不愉快。
     
    结婚前两个人去西安购物,大包小包买了6000多元,实在提不动了。最后未婚妻又看中了一件旗袍,店家开价1800元。
     
    这个价格,结结实实把陆步轩吓住了。那是1994年,他每月工资260元,这笔钱就等于半年工资。他劝未婚妻别买了,反正只是结婚穿一天,租件礼服也一样。
     
    但未婚妻不肯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     
    陆步轩舍不得她难过,掏光了身上仅剩的950元,忍痛买下那件旗袍。
     
    结婚那天,单位领导主婚,亲朋好友都来捧场,气氛很热闹。但那件只穿过一次的旗袍,却成了横亘在两个人心里的一颗痣——可不是什么朱砂痣,更像是一个大黑点子,硌得两个人都不舒服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更不舒服的是另一个敏感症结:新婚之夜。
     
    陆步轩在自己的书《屠夫看世界》里毫不避讳写道:“新婚之夜,我发觉她已不是处女,嘴上傻瓜似的装作不知,心里便起了鸡皮疙瘩。”
     
    观念保守又自卑内向的他,不肯跟妻子坦诚沟通,而是暗地里上演了千回百转的内心戏,把自己活活憋成内伤:
     
    “我是个伪君子,第二天回门,打起精神,强作欢颜,极力掩饰内心的委屈与不满,努力装出幸福美满的样子,口是心非地接受众人的恭贺与祝福,其实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,满肚子的委屈无处倾诉。”
     
    除了这处隐秘的“暗伤”,两人消费观的矛盾更加激化。妻子只是普通工人,花钱却不手软,他一个月工资常常不够她两三天花的,生活常常捉襟见肘,双方都觉得再也过不下去了。
     
    从吵架到冷战再到分居,终于,这场处处不和谐的婚姻只维系了两年。
     
     
    更受伤的是,前妻曾对外人说,嫁给陆步轩是就看上了他北大毕业的身份,没想到他这么没用。
     
    这段灰扑扑的关系,很难抽丝剥茧,掰扯清楚谁是谁非——基于各取所需的婚姻,一旦各自都发现对方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,散场就是唯一的收场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离婚之后,陆步轩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。偏偏办企业也接连失败,于是他失眠、酗酒,整整4年昼夜颠倒沉迷赌博。
     
    就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,第二任妻子陈晓英出现了。
     
    陈晓英是农村姑娘,容貌平常,没念过多少书。为了帮父母养家,常年外出打工,耽误了恋爱。
     
    从外在条件看,她比前妻差了不止一点两点。陆步轩跟她结婚,与其说是感情归属,不如说是实用主义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两人索性省掉了一切仪式感,连婚礼都是和女方的妹妹妹夫一起办的。
     
    相比第一次结婚,这次“经济适用婚”可以说结的十分潦草了。家里摆的是从前的旧家具,一台14寸黑白电视机还是前妻没看上的。陈晓英把家具用油漆重新刷了一遍,收拾得干净妥帖,添置了录像机和电冰箱,倒也还像样。
     
    陆步轩在新的婚姻里,却找到了从未有过的仰视和尊重。
     
    在家里他掌握绝对决策权,烟酒自由,打牌随意。陈晓英性格很温和,从不跟他争,恐怕可以用去年的年度热词“卑微”来形容了。
     
    婚后第二年,女儿就降生了。
     
    两个人保持着在今天看来很奇异的相处模式:从不吵架,也没有共同语言,却相处很和谐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后来有记者问陆步轩:现在这段婚姻幸福吗?
     
    他没有正面回答,“包括看个电视,她都跟我看得不一样。她没有什么文化,我跟她肯定在沟通上有问题。但她是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跟我的,我是感激她的。”
     
    很多人不知道,陆步轩放下身段去卖肉这个争议之举,也跟妻子有关系。
     
    1998年,陆步轩的装修生意一落千丈,陈晓英开始念叨:“孩子大了,这样下去不得了……”她鼓励丈夫开个小店。
     
    偏偏,小商店开张才3个月就遭了贼,赔了1万多元。
     
     
    陈晓英四处打听,觉得卖肉挺赚钱,就怂恿丈夫试试,把小店改成肉铺。陆步轩一听,眼前就浮现出油污与血水横流,腥臭与苍蝇共舞的画面,难以接受。但陈晓英一反常态罕见地坚持,说卖肉门槛低、见效快,当天就能收回成本。
     
    于是陆步轩硬着头皮放下北大毕业生的身段,拿起屠刀。从最初的看见熟人恨不得躲起来,到越来越轻车熟路。
     
    他进货、卖肉,妻子收款、做杂务……夫妻搭档,生意逐渐有了起色,儿子也降生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陆步轩越来越感受到妻子的可贵:读书不多但头脑灵活,看似没有棱角却社会经验丰富,办事老成持重还很乐观,与自己的拘谨木讷恰恰互补。
     
    2003年,“北大毕业生卖猪肉”的新闻偶然被媒体得知,各地记者如潮水般涌来,他迅速蹿红。
     
    这“红”却是黑红。奚落、嘲笑声纷纷涌来,当时还引起了一场全民大讨论:读书到底有用没用?
     
    这中间,当地档案局给陆步轩提供过一份工作,肉店就交给了陈晓英打理。
     
    直到2008年,厌倦了体制内的老陆又跟着北大师兄、经济系毕业的企业家陈生,重返熟悉的猪肉行业,彻底把品牌做大,在全国各地社区、菜场开设了2000多家连锁网点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陆步轩从“老陆”变成了“陆总”,成了众人眼里另类的成功男人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17年过去,人们的观点彻底不一样了。曾经被嘲讽丢人现眼的职业,用现在的眼光看来分明是降维攻击。
     
    从前,陆步轩偏执封闭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:事业挫折,归结为时运不济;开店亏损,归结为不卖假货;婚姻不幸,归结为女方拜金。
     
    他不肯审视自己性格深处的狭隘与局限,至于婚姻,也是实用主义大于感情选择。
     
    可是偏偏他足够幸运,遇上了一个改变了他命运轨迹、把他从泥潭深处拉上岸的妻子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相似的是,陆步轩的师兄兼老板陈生,在创业路上也有赖于妻子的陪伴。
     
    潮汕男人陈生,喜欢跟妻子逛菜市场,两人渐渐就发现,偌大的美食之都广州城,猪肉市场起码有几十亿,却没有什么看得上眼的高端品牌。
     
    陈生商业头脑极强。创业初期,他和妻子、司机三个人,开车在各地到处跑,每到一个地方,就去菜市场买土猪肉,带回宾馆用简陋的电饭煲白水煮。在奔波了几十座城市、几千份白水煮肉吃到要吐之后,终于选中了满意的货源。
     
    可不是,哪一个做成了事的男人,能少得了妻子的支持和付出?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有人在陆步轩面前八卦:嘿,你现在成名了,是不是考虑换个更般配的老婆啊?
     
    老陆翻个白眼。他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还说了一番罕见文艺的话:“我的家庭如同一盆燃烧的炉火,不跳跃,不闪烁,通过不断地添加柴禾,一直会温暖到垂暮之年。因为那种天长地久的亲情,浓缩在菜市场、厨房、洗衣间,这些很琐碎很庸俗的地方。”
     
    或许,能历练人的,都算好职业;能成就人的,也都算好婚姻吧。
     
    但我感触更深的是,婚姻的选择,从来没有某个定式。
     
    别人认为的郎才女貌,或许经不住性格的摩擦和三观的沟壑;世俗眼里的条件般配,在真刀真枪的生活面前可能就溃不成军。
     
     
    只有当你结结实实地爱过、恨过、付出过、执迷过、痛苦过、自我磨炼和蜕变过,才能看穿迷雾,真切地知道什么事、什么人是最适合自己的。
     

    如果心有感触,就点个“在看”吧,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幸福。


    相关文章